心中有个李十二

说起他的字与号大家一听便知是他,但他的别称却鲜有人知,他是李十二——李白。

李十二的一生可谓是恣意而活,放肆生长,不为世俗的事所困扰。十八岁开始他的隐居生活;二十四岁他辞亲远游,游历过至今都闻名于全国的成都、渝州等城市,这些游历为他增添了更多的阅历与见识,为以后他独特诗文风格的形成作出了贡献。

李十二也曾被官场蹉跎岁月,经历了官场之中的浮浮沉沉,但并未被此磨去棱角,他保持着初心,一如既往地放荡不羁,曾当着唐玄宗李隆基的面让心腹宦官高力士为自己脱靴,还全身而退,展现了超脱凡人的才智。

李十二的游历史也可说是交友史,在长安城他与贺知章相识,贺知章惊异于他的文采,给出“公非人世之人,可不是太白星精耶”这样的高度评价,称他为谪仙人。天宝三年的,李白与贺知章在东都洛阳相遇,这是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一天,中国历上最伟大的两位诗人见面了,成为了挚友。而后又遇见了高适,三人相同的理想使他们畅游欢谈,评文论诗,激扬文字,指点江山。仿佛所有盛唐的诗人都是他的,都因他而有了联系。

李十二生活在盛唐时期,他经历了由盛唐到安史之乱的社会转变,这样的经历让他的诗歌风格瑰丽多变,难以琢磨。有面对官场浮沉黑暗的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坚定,又有月下独酌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的潇洒;有“欲上青天揽明月”的壮志豪情,又有面对社稷倾覆、民生涂炭时“过江誓流水,志在清中原。拔剑击前柱,悲歌难重论”的激昂慷情,这些都成为了他诗文中的一页页珍宝。

人们都说李十二是个酒痴,一生以酒为伴,沉醉美酒之中,还写了一篇《将进酒》,但有谁知道疯狂过后的无限落寞。他不仅文采斐然,武还能使剑,学了“十五剑术”。有人会为他的不得志感叹生不逢时,官场黑暗,殊不知他亦觉得潇洒自在。正是这样的特殊时代塑造出了李白这样的形象。

我心中有个李太白李十二 ,他有对国家忧患的担忧与抱负,有对朋友的直率坦诚,有对官场黑暗的嘲讽。他是我心中最独特的诗仙、谪仙人、青莲居士李十二。

内容推荐

【下一章】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没有了】